曾经草原 >> 首页 - 曾经草原网站村欢迎您!!! - - - - - - - - - 呼德格网站系统 V1.02版
《  》
草原完全围封禁牧是治理荒漠化最好的办法吗?
[日期:2006-11-23 23:54:25]
[字体: 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书润   2006.5

    围封被很多人认为是恢复退化草原最省钱、省力、最切实可行的方法。其中不缺文献和例证。

    锡林郭勒盟兰旗的一个嘎查,位于诨善达克沙地中东部,典型草原地带偏东。沙地原生植被由坨甸组成。坨为沙丘,以纵向沙垄为主。甸指柳灌丛、湿地和多种类型的草甸,植物种类丰富,生产力高。甸子每亩鲜草最高剪割量可达500斤,总体上水热条件优于草原。经过多年重度放牧后,严重退化,最低产草量鲜草降到每亩50斤。经过一年围封,2001年草高80-140厘米,最高鲜草产量每亩5100斤。第三年2003年,最高185厘米,鲜草每亩6500斤。超过原退化草地100多倍。接近高产的栽培玉米。这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惊人记录,请相信这是真实的。

    这完全是自然力吗?

    很多人认为围封主要是靠自然力,因为只是围起来,并未加其他任何措施。实际上围封也是人为干扰草原,完全脱离了草原生态系统的重要成员有蹄类。一年生和多年生杂草失去了控制,猛烈生长,加上沙地良好的透水性和透风性,还有多年积累的牲畜粪肥,就会出现上述超常现象,甚至大大超出了天然草地。这是排除了牲畜退化草地的强烈反弹。过渡放牧,是在人为干扰下,出现生态系统各成员数量的改变,可是各主要成员并未完全消失。而围封禁牧是把一个主要成员消除了,迫使群落重新组合,其人为干扰的程度长期下去要重于过牧,因此说,围封禁牧是靠自然力恢复不太确切。

    上述讲的围封草地提高的产草量是指一次剪割量,不是草原的实际产草量。因为没包括再生草和牲畜的采食。因此围封提高产草量的幅度没那么高,扣除了牲畜的采食,有的还比围栏外低。

    退化草原围封几年就能得到恢复吗?

    围封可以得到短期缓解,可是离整体恢复还差得很远。上述的所谓恢复,只是一种短期反弹,是失衡的表现,是原生植被不起作用,而杂草占有较大空间。是封闭的、单纯的、不稳定不完善的生态系统。因此不能只看草的高度和密度。

    关于荒漠化和荒漠化恢复的问题存在很多的疑点,荒漠化包括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。这样就把天然植被,甚至一些重要的地带性植被,如荒漠、荒漠化草原,还有干旱区盐渍湿地都算在荒漠化之内。这些荒漠和半荒漠植被虽稀疏低矮,生产力低,但是它们极耐干旱,是经过千万年严酷环境考验的幸存者,是捍卫脆弱环境的最后一班岗,是对地球生物多样性贡献最大、效益最高的,是大自然的最佳也是最终选择,是不可替代的。与在人为干扰下的荒漠化有本质区别,不能混为一谈,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覆盖率和生产力低,这是用植被覆盖率作为荒漠化指标的错误结果。高矮胖瘦怎能做为衡量健康的标准呢?照此,荒漠化的恢复也就容易了,只要覆盖率能上去,哪怕是种上小麦也就行了。有人将古老珍稀的四合木群落改造成人工林,也算做治理荒漠化成功,短短几年荒漠化恢复的报导比比皆是,也就不奇怪了。据权威报导1999-2005年全国荒漠化面积缩小了很多,仅内蒙古就减少了16059平方公里,相当于内蒙古九十年代全部沙化面积的26%。可巧近几年沙尘暴明显减少,这就给人一个错觉,荒漠化很容易治理,围封几年就行了,同时也丧失了对进一步荒漠化的警惕。不过老天爷最实在,在高唱喜歌、歌功颂德的同时,2006年春,更加强烈和频繁的沙尘暴又不顾情面地暴发了。

    实际上,荒漠化形成比较容易,如大面积开荒,沙化就立即开始。历史上几次著名的沙尘暴,如美国1934年的黑风暴,前苏联中亚开荒引起的盐尘暴,都是教训,可是治理和恢复却是漫长的过程,有的不可恢复。把一个成年人消灭掉,只需按一下枪的扳机,可是长这么大得二三十年,到时候也不是那个人了。大量事实表明,减少牲畜头数,调整生态系统各成员关系,更有利于退化草原的恢复。围封禁放虽然短期内看上去表面效果明显,但总处于不平衡不稳定状态,使恢复难以实现。生态系统的恢复不能只看覆盖率,要看生态系统的多样性、稳定性、结构功能的完善程度。退化草原只要多数或主要物种还在,还可恢复,若长期围封排除了主要物种,恢复反而困难。一所大学毁了,只要老师管理人员在,恢复开课不难。假如老师们都不在了,其他人等进驻大学,人数再多,恢复开课还得把这些人撵出去,倒费事了。荒漠化必须以防为主,适度放牧和游牧是防止草原荒漠化的最佳选择。

    围封是否能使草地变好?

    不一定,短期休牧,植被覆盖率增加,减少了风蚀和水分的丧失。但随着时间的延长,不利因素越来越明显。很多人把绿色植物做为衡量环境优劣的指标,绿色总是好的、植物越多越密积累越多越好,其实不然,绿色超过限度也会由积累变为消耗。绿色植物是第一性生产,是生态系统的物质能量基础,在天然环境中,大自然会自动调节各成员比例达到动态平衡。人工林、农田为获得更高绿色产品,原有的营养不够了,就得施肥,不然就会发生土壤肥力的下降,禁牧的围封草地积累了围封前的大量粪肥,若水分充足,必然植物猛长,以达到更高的水肥平衡,这样就会造成大量水分和营养的消耗,而不利于生态系统的恢复,随着围封时间的延长,大量枯草得不到利用,反而遮住了阳光,遏止了牧草的更新,变成一片枯萎。中科院植物所锡盟草原定位站 ,封了20多年的羊草样地,绿色部分产量比围栏外退化草原少了许多,而且种类减少。加拿大一块围封几十年的草地,最后只剩下一种植物,几乎成了死生态系统。这样的大起大落,由绿色消耗到绿色枯竭,造成了草原的失衡,延缓了草原的恢复。

    用少量高产人工草地换来大面积天然草场的恢复能行吗?

    还有人提出来养一只羊种一亩人工草地。认为发展人工草地是衡量畜牧业现代化的标志,这样内蒙古草原还要新添耕地几千万亩和大量人口。在某些地区有可能,也有必要。在广大干旱草原,特别是沙地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可能促使大面积沙丘活化、丘间湿地的消失和水源的枯竭,掀起新一轮开荒浪潮。科尔沁沙地的大面积裸沙就是这样形成的。在一个地区走了两个极端,一个是围起来禁牧,一个是开垦,长期会汇合成一个恶果—荒漠化。

    对于草原围封禁牧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。但大面积推广,甚至政府下达任务,做为围封转移的依据,从根本上改变草原牧区的生产生活方式,是非常有害的。到处是铁丝网,影响交通和动物的活动,铁丝网挂满风滚植物,冬季积雪有利于水分的积累,但积沙压断铁丝,给维修造成麻烦,草原被围成一个个网格,辽阔的草原打上密密的补丁,违背了游牧民族的意愿和文化。当然小面积、短时间、有特殊目的的围封,有时是必要的,随着面积的扩大、时间的延长,性质就变了。

    人们总爱走极端,第一才能轰动,第一才能得奖,过度放牧和禁牧都是走极端,造成单纯化、综合效益降低。其实最佳选择是适度、是多样性、是合理、是和谐。步入现代社会,一些人常以主流社会自居,对边远地区指手画脚,用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,把草原游牧文化变成农耕化和城镇化。所以说荒漠化就是单纯化,就是极端化,就是文化的同化,荒漠化治理也不能走极端,对生态系统成员做适当调整,求其和谐,这才是真正自然力的体现。

 

阅读:6331次  【 复制 】 【 打印